考试得A并不代表你学习好,也许是教授成绩给得高?

美国留学党们都需要知道一个基本常识:当本科GPA低于2.0,研究生GPA低于3.0时,学生很有可能因达不到学校学术要求而收到警告或停学的处分。但另一种情况下,如果你GPA 4.0,门门成绩都是A,并不一定代表你学习有多好,也许只是教授给的成绩高——是不是“扎心”了,老铁。

在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大约有8000名学生以一种特殊的方法获得了他们的公共课程成绩。所有人都是从“零”起步,并通过不断累积分数而战胜其他同学。教授规定了每份作业和考试的分值,这意味着学生将有很多途径可以让自己的成绩达到A。如果学生将一次作业“搞砸了”,他们还可以通过其他办法补救。每个学生都可以在线实时掌控自己的分数,并了解获得更多学分的选项有哪些。

五年前,密歇根大学教育学教授Barry Fishman 和他的两位同事共同创建了名为Gradecraft 的在线学习管理系统,鼓励学习者在众多学习资料中以多路径的探险方式开展学习。该平台采用游戏式教学法,帮助学习者设立明确目标,直观看见他们的选择会如何影响对知识的吸收,并且能展示他们在不同级别时对新材料的理解。

Fishman 教授表示,自从新系统被使用,他的学生们通常都能获得更好的成绩。现在约有80%的学生能在期末时得A,而之前只有50%到60%。同时他也强调,学生反而比以前更加刻苦认真。“一些同事们说我不够严谨,”Fishman说。“但是我认为严谨的态度应该放在考试内容的挑战性上,而不是为了给学生获得好成绩制造难度。”

更高的成绩和更有学习动机的学生,似乎让Gradecraft听起来非常成功,但我们无法知道学生是否真正学习了更多的知识。也没有人硬性要求学生们参加额外检测来评估他们的学习成果。从政治科学到计算机编程,由于学科的多样性,想要靠他们的作业完成情况、考试论文评分来推断学习成果是十分复杂的。另外,学生在学习之前已经掌握了多少知识,这一点也很难衡量。

Fishman 教授认为,传统的评分制度会破坏学习效果。举个例子,如果学生的期中考试成绩不及格,且这一分数占期末总成绩的百分之三十,那么学生会意识“得A”无望,便可能放弃了挣扎,并让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尽力保持在B的水平上。

只要还有机会得A,即使已经到了学期末的时候,学生也会拼劲全力参与进来。Gradecraft 便是利用了这一点,鼓励学生们不放弃,让他们知道,即使一开始就失败了,他们还有补救成绩的机会。比如在一个研究生课程上, Fishman 教授只布置一篇论文的作业量,但学生们可以无限次地修改和重新提交,以获得A的机会。

玩过手游、端游的玩家应该都有体会,好玩的游戏往往都有最合适的挑战难度和奖励机制;游戏式教学法也是如此。许多研究人员和教育工作者正在尝试通过电子游戏作为媒介让学生们快乐地学习。但是 Fishman 教授认为学习本就是一项艰苦的工作,很多科目都需要阅读、写作、练习和思考才能完成。Fishman 并没有试图把自己的课程变成一场游戏,而是开启头脑风暴,把整个学校变成一个元游戏。玩家可以有正面较量,遵从游戏规则并获得一个可量化的结果。在这种情况下,学生面临的“冲突”是他能否掌握相应的知识。

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University of Michigan at Ann Arbor)的28个不同专业和部门的近100名教授尝试使用了GradeCraft,且大多数人都是这个系统的“老玩家”了。一些教授不喜欢它的原因是因为管理这么多不同的任务增加了自己的工作负担,尤其是在大型科学课程中,这个系统更加难以实施。而另一些教育工作者抗拒这种学习方式是收到了根深蒂固的传统教育观念的影响:分数不仅仅反映学生掌握课程材料的能力,同时也是一种对学生进行排名的机制。这就是为什么有些教授喜欢利用分布曲线来打分,而只有前20%的学生能获得A。

除安娜堡分校外,田纳西州Chattanooga市的一所理科高中也正尝试这一方法。密西根大学迪尔伯恩分校和亚利桑那大学希望利用它来减少学生辍学情况。对于什么都OK的“佛系”学生来说,这一针鸡血是否真的有效,时间会告诉你。了解更多美国留学趣闻,欢迎关注续航教育。

考试得A并不代表你学习好,也许是教授成绩给得高?
点击进行评价!